州市动态

民间故事

《祭祖的由来》

来源:云游网发布时间:2011-10-09点击率:4632

        我们基诺人唱调子时要先唱“阿匹额额”,讲故事时要先念“阿匹领额”,吃饭前要先敬“阿匹额额”。“阿匹额额”无时不跟我们在一起.初到悠乐山的人不知道“阿匹领额”是什么意思,我告诉你吧,阿匹额额是我们的祖先,最早最早的祖先。要说我们敬献阿匹额额的来历,还得从洪水淹夫的时候讲起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阿摩遥补开天辟地以后,世上的万物都慢慢的创造出来啦。那时候,人们和世上的万物和睦相处,过着和平幸福的生活。可是有一年突然发了大水,庄稼被淹了,寨子被淹了,人畜被淹了。麻黑和麻妞是一对双胞兄妹,他们的父母看到洪水越来越大,人类有绝灭的危险,就砍倒一棵大树,掏空树心,两头蒙上牛皮,做成一只大木鼓,里面放上粮食和种子,外面拴上一串铜响铃,并递给他们一把小刀和一块蜂蜡说:“你们钻进木鼓里逃生去吧!记住,水不干不能出来。你们要看水势,就用小刀剜个洞往外看,看后赶紧用蜂蜡把洞口堵好,等听到铜响,就是木鼓落地了,干了,那时你们就可以剖开木鼓出来了。”麻黑和麻妞听父母的话,钻进了木鼓里。他们随着木鼓漂呀漂,也不知漂过了多少时辰,麻黑等不得了,就用小刀把木鼓剜开一个小洞朝外看,到处是浊浪滚滚,水面上漂浮着人畜鸟兽的尸体,多么可怕呀!麻黑赶紧用蜂蜡把小洞补起来。他们又随着木鼓漂呀漂,不知漂过了多少时辰,麻妞等不得了,又用水刀在木鼓上剜开一个小洞朝外看,啊!到处是一片汪洋,除了水浪什么也看不见了,麻妞赶紧用蜂蜡把小洞补起来。他们又随着木鼓漂呀漂,不知漂过了多少时辰,突然听到了铜铃叮铃当嘟的响声,麻黑和麻妞知道这是木鼓落到地面上了,.是洪水退下去了。兄妹俩多么高兴啊!他们赶紧用小刀戳破牛皮鼓面,双双走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麻黑和麻妞来到地上,觉得眼前一片荒凉,荒凉的山,荒凉的地,荒凉的淤泥,他们见不到自己的父母,见不到一个人,见不到一只动物,见不到一片绿叶。他们伤心地哭了。世界上只剩下他们兄妹两个人了,兄妹俩相依为命,在地上搭起窝棚,重新开荒种粮食,过着艰苦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少年,麻黑的头发白了,麻妞的头发也白了。这时他们才发觉他们已经老了。他们才想起,如果他俩死了,世上就没有人种了。这可怎么办呢?麻黑忧愁,席妞也忧愁。
以前年轻的时候,他们因为是兄妹,都没有想到要结婚的事.现在为了传人种,世上又没有别的人,麻黑就对妹妹说.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结婚吧I”
        麻妞听了害羞说:“咋行呀?我们是兄妹,兄妹哪兴做夫妻啊!”
        麻黑说:“不结婚,人种就要断绝了!”、
        麻妞想了想,说“那也得去问问三岔路口的神树。神树公公要是不同意,还是不能结婚。”
        麻黑说.“好,那你就去问吧!”
        麻黑说完话,就抄小路抢先赶到了三岔路口,躲在神树背后等着。麻妞走到神树跟前,
        恭恭敬敬地问:“神树公公,世上只利下哥哥和我兄妹俩了,为了不使人种断绝,我们兄妹做夫妻吗?“
        麻黑在树后装着神树公公的声气,瓮声瓮气的说:“世上只剩下你们兄妹两个了,不结婚不得了,不结婚人种要断绝。你们就结吧!”
        麻黑又抄小路赶回屋里,等麻妹回来,他又故意地问:“问到了神树公公没有?”
麻妞说:“问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神树公公同不同意我们结婚啊?”
        麻妞只好把“神树公公”同意的话照实说了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兄妹两人就结了婚,做了夫妻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他们都已经是老人了,已经不会生儿育女了,多少年过去,他们仍然过着寂寞凄凉的日子。倒是他们从木鼓里捡来的那颗唯一的葫芦,自栽下以后长得很茂盛,那藤子爬过了七条山,那绿叶遮住了七条箐,藤藤上接满了大大小小的葫芦。说来也怪,这些葫芦长着长着都快枯死了,烂掉了。只有一个长大成熟,圆鼓鼓的肚子,黄爽爽的硬壳。夫妻俩把这个葫芦摘回来,挂在屋檐上,说是要留着做种子。有一天,当他俩从地里做活回来的时候,隐隐约约的听到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,世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,怎么还会有人说话的呢?开始他们不相信,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可是一连好几天,他俩从屋檐下走过的时候总是听到隐隐约约的说话的声音。他们救灾屋前屋后寻找,要弄清声音究竟从哪里传出来的。找啊找,终于听清了这声音是从屋檐上的大葫芦里传出来的。麻黑和麻妞把葫芦取下来,烧红了火棍想在葫芦上烙个洞,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东西。可是当他们把火棍朝着葫芦的上方烙去的时候,就有个声音说: “不要烙我!”
        他们换个位子,朝葫芦的下方烙去的时候,又传出个声音说:“不要烙我!”
        他们不论朝葫芦的上边、下边、左边、右边烙,都传出同样的声音:“不要烙我!”
        这可把麻黑和麻妞难住啦。他们始终不忍心把火棍往葫芦身上烙去,就只好看着葫芦犯愁。正在这时,忽然听到一个苍老和蔼的声音:“你们就烙我吧!不然他们一个都出不来啦!”这分明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麻黑问:“你是谁啊?我往哪里烙你啊?” 
        那声音说:“我叫额额,你就往我的肚脐上烙吧!”
        麻妞扳倒葫芦一看,果然葫芦底上有个黑黝黝的大肚脐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,原来说话的那些声音又高兴又感激地说:
        “阿匹额额,我们出去以后,永远不会忘记你!”
        麻黑就照阿匹额额说的话,横下心来在葫芦的肚脐上烙了个洞。只见葫芦刚一烙通,就从洞里连续着跳出几个人来。
        最先出来的叫“阿颇”,因为他最先出来,被洞口的炭黑擦着,所以皮肤是黑的(就是现在小勐养地方的空格人);
        第二个出来的是汉人,他一出来就到处走,所以汉人占的地盘最多;
        第三个出来的是傣族,他一出来就跑到芭蕉林里去了,因为很少晒着太阳,所以傣族的肉色是白的;
        最后出来的是我们基诺,“基”是“挤”的意思,“诺”是“后”的意思,就是最后从洞里挤出来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人出来完以后,葫芦就不在了。基诺人出来的时候地方都被先出来的兄弟占完了,去处没有了,就只好在麻黑麻妞居住的地方,也就是原来葫芦生长的地方劳动,就是现在的悠乐山区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基诺人是在比恩木西生长繁衍起来的民族,是阿匹额额的子孙。我们的先辈没有忘记阿匹额额的恩德,是她牺牲了自己,才有了我们基诺。我们的先辈没有忘记对阿匹额额的诺言,每当我们秋收吃新米的时候,到山里打猎野餐的时候,在家里围着桌子吃饭的时候,我们的父老一辈,都要先抓一撮饭放在一边,再拈一点菜放在饭上,嘴里虔诚地哼着:
        “阿匹额额——请你来!请你来!”
        请了阿匹额额再请其他亡故的祖宗,意思是请他们先吃,然后活着的子孙们再吃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风俗一直流传到现在。近些年来,虽然给阿匹额额敬饭的情况逐渐少了,但当我们一天劳动回来围着火塘讲古谈今的时候,当我们高兴起来开喉唱歌的时候,我们都没有忘记要请我们最敬重的祖先阿匹额额来与我们共享欢乐,都要虔诚的、庄重的首先拖着声音哼起:“阿匹额额……”,以此作为一个故事或一个调子的开头。

返回首页关闭收藏打印文章标签:云南,民族,文化,基诺族,,民间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