州市动态

民间故事

《山神和猎神》

来源:云游网发布时间:2011-10-09点击率:4758

        金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阿姆。阿爹于是又续娶了一个媳妇。谁知媳妇良心丑,把金祖当娃子使。这样过了一年,后妈给阿爹生了个儿子达祖,金祖的日子就更难熬了。阿爹死后,金祖白天放羊,晚上推手磨,可还是得不到阿姆的好感,同样每天三顿打,三天打九顿。阿姆恨金祖,恨不得把他赶出家门。可是达祖爱哥,一天不见就想得淌眼泪。阿姆不给哥哥饭吃,达祖就背着阿姆给哥哥送洋芋、炒面;阿姆打哥哥弟弟上前挡着阿姆棍子。兄弟俩就是这样,一个在阿姆的棍棒下挨打,一个是在阿姆的溺爱中成人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的冬天似乎很长。已是阳春三月了,普米山洼地里的积雪还没化完。往年杜鹃花已把山山岭岭铺得五彩缤纷,可是这年到现在也只见几个花蕾懒懒地挂在枝头。阿姆不喜欢金祖,老是想把他赶出家门。还不到羊上山的季节,她就逼金祖上山,狠嘴暴脸地说:“一个男子汉撵着羊屁股天天在房前屋后转,不害羞?春天都过完了还不打算上山,真是越闲越懒。今天不上山就别想端老娘的碗,也别想进老娘的家门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哪能赶羊上山,可是金祖不愿跟阿姆争辩,心想早几日上山也好,早上听鸟唱歌,白天看羊抵架,晚上和着夜风弹弹四弦总比在家受阿姆的嫌弃强。
        哥哥金祖要上山了,弟弟达祖心里难过极了。达祖有心同哥哥搭个伴,又怕阿姆不许,怎么办泥?突然达祖心里一亮,阿姆生来爱财,家里的羊她一天要数三遍,坶是怕金祖丢了羊。达祖便拉着阿姆的袖口悄悄地说:“阿姆,哥哥独个上山放羊你放心吗?羊少了怎么办?”这还真中了阿姆的心病。阿姆早有心让达祖尾金祖,可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又咋受得了这苦。达祖看阿姆有点动心,就接着说:“阿姆,还是让我尾哥哥去吧,再说我也不是小孩了。”阿姆想达祖确实也在了,就答应了达祖的要求。
        阿姆给金祖和达祖兄弟俩各分了一袋粮食。哥哥口袋里装的是猪也不吃的苦荞面,弟弟口袋里装的是又细又香的燕麦炒面。走到半路,弟弟发现哥哥口袋里装的苦荞面,十分气愤,心想:阿姆也太绝情了,咋个这样待哥哥呢。便悄悄把阿的荞面倒路边的空树疙瘩里,把自己的又给哥哥倒了一半。金祖和达祖心里都十分难过,但是离家放羊少看阿姆的白眼也就轻松了三分。这里看山山青,观水水秀,太阳是那样的暖和,小鸟的歌声是那样的甜润。哥哥忘掉了忧郁,弟弟也丢掉烦恼,他们伴着松涛弹起了四弦琴,他们伴着啼鸟唱起了普米人最喜欢唱的哩哩调:
啊哩哩……
普米的琴声飞过九十九架山,唤醒了九十九棵枯树;枯树抽出的新芽啊,全靠春风带来了生命的活力。
啊哩哩……
普米山再就啊 也有顶,山顶的花谢了还会开。
太阳从山嘴出来还从山嘴回去,我们脚下的路没有尽头。
……
        兄弟俩走一程唱一程,唱得小兔竖着耳朵,唱得小树跟着点头;唱得太阳也不愿归窝,唱得月亮跳上山嘴。就这样兄弟俩是在太阳送、月亮接中到了草场的。
        普米山的春天似乎要来得迟些。过了三月夜风还刺骨凉。晚上兄弟俩挤在羊群中间取暖,白天他们把羊群放在向阳坡上,睡在软和的昔日 地上看天边飘浮的白云。有时哥哥弹着四弦琴,弟弟唱起哩哩调,琴声是那样的忧怨,歌声是那样的忧郁:
啊哩哩……
天上飞过一只孤独的大雁,声声哀鸣催得人悲酸。
她为什么这样悲哀?因为她失去了爱。
她为什么这样孤独?因为她失离了雁群。
……
        哥哥弹啊弹,弹得手指流出了殷红的鲜血,弟弟唱啊唱,唱得山风呜咽悲泣。兄弟俩就这样相依为命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久,他们带的粮吃完了,弟弟要回家拿粮。哥送弟弟一程又一程,弟弟走了又回头,他们现在一天也离不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弟弟走后,哥只身一人感到十分孤单,多么盼弟弟转眼间就能回来。可是又想,弟弟是个好人,就为了我也害得他上山受苦。眼看羊群不久又要下山,后娘又不喜欢我,不如就此走吧,免得弟弟来了又难舍难离。哥把羊分成两份。弟弟的一份圈在篱围子里,自己的一份全部放了生。金祖放了黑羊变老老熊,放了白羊变马鹿,放了大羊变麂子,放了小羊变兔子。哥哥的羊放完了,漫山遍野都跑满了野物。他弹着四弦,带着野物离开了草场,去寻找一块生活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弟弟带了粮食回到山上,可是除了自己的一半羊外不见了哥哥,心里十分关键。他恨阿姆逼走了哥哥,他气哥哥不说一声就割离了兄弟情份。他一定要找到哥哥,一定要把哥哥叫到身边。弟弟就这样找一沟叫一沟哥哥,寻一箐一箐哥哥。山头哥哥,答应的是阵阵风声;坡脚叫哥哥,答应的是阵阵林涛。弟弟找了七天七夜,不见哥哥的影子;弟弟走了九九八十一座山梁,还是不见哥哥的踪迹。到处找不到哥哥,却又到处听到的哥哥的应声。这一天,弟弟眼前出现了一片无际的黑山老林,他一钻进这片林子就看见了哥哥的四弦琴挂在一棵大杉树上,树根下有一个新起的火塘,弟弟就坐下等哥哥。太阳落山的时候,哥哥回来了,他手里提着两只下着的野鸡。兄弟俩相见真是悲喜交加。弟弟劝哥哥一起回家,哥不愿;哥叫弟弟离开这里,弟弟不肯。金祖不走,达祖要留下来,这可急坏了哥哥。他只好历弟弟说:“阿北,阿姆疼你爱你,你不应该丢下她老人家不管,再说羊我已分成两份,你的一份还在,我的一份全变了野物,你说我回去不见了羊阿姆会答应?再说我这里还好,白天太阳作伴,晚上野物作陪。你爱我就听我的话回家吧。如果你什么时候想吃点野味,就在丫口箐沟下个扣子,我就送一两只给你。回去吧阿弟!”弟弟见哥哥确定不想了,自己又想阿姆,只好抹着泪回家。
        弟弟赶着羊回到家里。谁知房子被野火烧了,阿姆也被烧死了。达祖给阿姆垒了座土坟,在她的坟头烧了炷香,便蜷在破门框下住了一夜。第二天一早,达祖也上山寻找一块生活的土地去了。从此以后,普米人有个三灾两病,只要喊达祖山神,他就会出来帮忙。金祖呢,看到普米人下的扣子,也就送一两只野物来。天长地久,哥哥金祖便被普米人祀奉为猎神,弟弟达祖祀奉为山神。直到现在,普米人祭猎神时忘不了祭山神,祭山神时同样也祭猎神。

返回首页关闭收藏打印文章标签:云南,民族,文化,普米族,,民间故事